<em id="lzpxf"></em>

    <em id="lzpxf"><form id="lzpxf"></form></em>

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dfn id="lzpxf"><menuitem id="lzpxf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lzpxf"><listing id="lzpxf"><meter id="lzpx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      流金歲月

          2022-06-06 09:33:52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任青春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
            我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,那是一個電影匱乏的年代。除了八個樣板戲就是一些老掉牙的影片。有一天,村里的大喇叭播出通知,晚上放《第八個是銅像》。

            放電影的場地在村部附近,村里組織人在場地的一端挖坑埋下兩根木桿,上面橫著綁一根木桿,形成了長方形的框架,這就是扯幕布的空間。天漸漸黑了,電影放映隊的馬車來了,放映員和車老板從車上往下卸放映機、發電機、幕布、拷貝之類的東西。他們把幕布四邊綁在長方形空間內,在六十米左右遠的地方設置了電影放映機。然后開始調試設備。

            電影開演了,先是“加演片”,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紀錄片,一位外國政要訪華。北京的群眾熱情地高舉鮮花歡呼,周恩來總理和他握手。接下來就演正片了,我們看得似懂非懂,但這依然令我們興趣盎然。

            看完電影已近午夜,放映員和車老板收拾好設備,裝在車上。我們以為他們會走,沒想到大隊書記——平時我們稱為五伯的老頭領著他們去了隊部辦公室。我們以為還要在屋子里演電影,就悄悄地跟在后面,從窗玻璃往里看,看到桌子上擺著炒花生米和從供銷社拿來的水果罐頭,當然還有成瓶的白酒。五伯領著他們喝起來。


            后來老師問我,你的理想和愿望是什么?我說想當電影放映員。那是因為我喜歡看電影,當了放映員看電影就方便了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在我們村發生了一件事,電影隊的人和大隊長吵起來了,越吵聲音越高。最后放映員說設備壞了,把正在卸的設備重新裝上車,然后掉頭往回走?,F場的人都傻了,包括那個大隊長。失望已極的我們跟在馬車的后面,馬車走了一程又一程,我們也陪著跟了一程又一程。最后,放映員被我們的真誠所感動,又調轉馬車頭回到村子。散去的村民又回來了,大家喜極而泣。這場電影終于因我們的執著和真誠而放映了。

            15歲的時候,我家搬到了鄉鎮所在地,這里較我們那個偏僻的村屯大了許多??措娪安辉偈锹短斓牧?,有一個職工俱樂部,是一個大筒子式磚房,像個大會議廳。能容納300多人觀看,是那種翻板的座椅,連成一長條。一個月能放兩次電影,除了鄉鎮干部職工和家屬子弟,還有少量的外來人,都是和鄉鎮干部沾親帶故的。那時姐姐總是要帶我去看電影,姐姐從家里帶了一個抹布,把我們的座椅都擦干凈了,然后我們坐在上面。她在門口買了爆米花,我們一邊吃爆米花一邊看電影。由于都是鄉鎮職工,人不是很多,所以看的時候很清閑,不擁擠。姐姐說社會進步了,不用看露天電影了。我表示贊同,那時看露天電影確實很辛苦,冬天挨凍,夏天蚊蟲叮咬,如果遇到雨天更是麻煩,雨小能堅持看,電影放映機有防雨布遮著。雨大就不行了,好幾次大雨都讓我們看的電影半途而廢。


           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我進縣城工作。那時剛剛改革開放不久,文學和電影都迎來了自己的春天。電影業的發燒出乎意料,人們對電影的執著與狂熱更是讓人難以置信。小小的縣城從一個影院發展到三個影院,看電影仍然供不應求。為了買一張《少林寺》的票,需要挖關系、求門路,費盡力氣,到手的票位置還不算好。賣電影《追捕》票的時候人們擁擠不堪,把影院售票的小窗口的玻璃都擠碎了。窗口常常掛上“滿員”字樣的木牌。沒買到票的人搖搖頭沮喪地走開了。

            那時期我結識了一位老放映員,姓吳,我叫他吳叔,他平時放電影,沒事的時候也賣票。我買票都是通過他從內部弄的,少了許多周折,座位位置還好。我看到吳叔每天小臉都喝得紅撲撲的,兜里的好煙不斷,個人買票給他成盒塞,單位買團體票成條給他。他成了小城很風光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后來我從工廠調到文化局工作,主管電影放映。那時電影業達到了全盛時期。各鄉鎮都成立了電影放映隊??h城3個影院幾乎場場爆滿。


            但是,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,電影業降溫了,像入了冬老天爺的臉,一天一個樣。電影實現了數字化,不再用膠片放映機了,清晰度高。但看電影的人少了。電視的普及使電影市場日益萎縮?,F在人們可以在電視上看電影,有多個電影頻道24小時輪放,古今中外什么好片大片都有,一個遙控器在手可以隨便選擇。電腦網絡的發達讓電影備受沖擊。家庭影院的誕生使人們在電視上看電影有了選擇性,可以通過光碟看。許多網站也都可以觀看電影,不受時間和地域限制。智能手機的發展,更是使電影業更加雪上加霜,掌上看大片成為了一種時尚。

            此時吳叔已退休賦閑在家。他兒子吳小濤大學畢業回到家鄉,繼續從事電影工作。我也離開了文化部門。

            若干年后的一天,我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電話,接通后得知,打電話的是吳小濤,他告訴我吳叔過世了。我去殯儀館送吳叔走完人世的最后一程。臨離開時,吳小濤留給我他的聯系方式,叮囑我一定要去他那里看看。這時我才知道,他已經是縣電影管理站的站長了。


            按照我與吳小濤的約定,一個休息日我來到了位于城郊的電影管理站。一邊品茶,吳小濤一邊給我介紹情況,樓下有五個放映廳,可以同時放映不同影片。幾乎場場爆滿。什么原因?我疑惑地望著他。旁邊的文旅廣體局李局長說,現在影院條件大為改觀,冬暖夏涼,座椅舒適,效果一流,聲音逼真,再不是以前的連片翻板椅的時代了。最主要的是,實行院線制后,全國新片拷貝放映同步,在同一天的時間里,北京上海等大都市能看到的電影,我們小縣城也可以同時看到?,F在電影放映廳多了,觀眾可以自主選擇看什么影片,盡管票價稍高,但生活條件好了,觀眾還是能夠接受。李局長說,現在電影管理部門也時常組織放映隊到鄉村去放電影,國家要求每個村每個月不少于一場電影,公益的。鄉下大多有室內放映場所。到了偏遠村屯,我們有放映大棚,可以在電影大棚里看電影。聽了李局長的介紹,我不禁唏噓感嘆,時代發展變化太快了,電影還是跟上了步伐。

            我曾去哈爾濱松雷萬達影城看電影,電影《懸崖之上》,高清的畫面,逼真的聲音,感人的情節,精彩的特效,帶我走進了歷史,日偽時期的哈爾濱,人們生活在日寇鐵蹄之下,多少像周乙那樣的仁人志士不堪外侮,奮起抗爭,演繹了多少感人的故事。此前我看過張嘉譯和小宋佳主演的電視連續劇《懸崖》,感覺特別好,但坐在這樣好的影院里看電影,更是震撼。一杯奶茶加一杯咖啡,讓我度過了難忘的時光。感謝生活,感謝時代。

            走出松雷萬達影城的時候,外面陽光一片燦爛,我的心也一片燦爛,我們的電影永遠不會死,電影事業會越來越好。我們將走過“第一個一百年”里程,還將開啟“第二個一百年”征程。電影會隨著我們一直走下去,越來越輝煌。



    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    超级乱婬伦寡妇

          <em id="lzpxf"></em>

            <em id="lzpxf"><form id="lzpxf"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dfn id="lzpxf"><menuitem id="lzpxf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lzpxf"><listing id="lzpxf"><meter id="lzpx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