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lzpxf"></em>

    <em id="lzpxf"><form id="lzpxf"></form></em>

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dfn id="lzpxf"><menuitem id="lzpxf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lzpxf"><listing id="lzpxf"><meter id="lzpx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      南門街的油脆(小說)

          2022-06-20 10:14:39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胡家勝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      庸城最出名的小吃,應數南門街的油脆。

            南門街連著南門碼頭,是庸城最為繁華熱鬧的街道,俗有“小南京”之稱。

            庸城小吃很多,有特色的也多。寶塔崗的發餅、炒米糖、連環酥、寸根兒糖……寶塔崗是庸城糖食果品的一個符號,時常聽見有人穿街走巷吆喝:寶塔崗,發餅!寶塔崗,發餅!那印象如同刀子刻進歲月和庸城人的骨子里了。老西街四姐兒草帽面,十字街兩口子醋蘿卜,土門巷八婆粽子,文昌閣老猴頭麻圓,巖塔玉姑兒豆腐腦……林林總總,可無法與南門街的油脆相比。

            南門街的油脆有五家,做得最好的要數南門口的李桂花,人稱花姐兒?;ń銉汉竽X勺挽著個粑粑鬏,別一根亮閃閃的銀簪子,穿一身青家織布邊胸衣,一副半老徐娘的打扮。她的油脆不僅品種多,而且食材刁,顏色鮮,味道好。

            有人來到攤前,花姐兒和顏悅色:想來點啥?

            來人說,來個花椒葉兒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爽快地說,好哩。便取了早已備好的花椒葉兒,在漿面里一拖,再丟進油鍋里,油花開處,粉面纏裹著綠葉,慢慢變成了色香味俱全的油脆。

            來人說,來個紫蘇葉兒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高興地說,好哩。便取了早已備好的紫蘇葉兒,在漿面里一拖,再丟進油鍋里,油花沸騰,又是另一番風景。

            來人說,來個桑蠶葉兒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臉帶春風:好哩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的油脆不僅有各種葉兒,也有各種花兒,還有灰面小魚、蝦子豆餅?;ń銉旱拿娓C兒也很實在,里面有豆腐、肉末、雞蛋、花生、蔥花,吃起來皮焦骨頭嫩,成為庸城人的最愛。

            明里,花姐兒是個老寡媽,可花姐兒并不老,庸城人只知道她守寡多年。暗里,花姐兒還是個處女?;ń銉寒斈陙碛钩鞘菫榱私o她未曾謀面的丈夫沖喜,她是婆婆花了一根小黃魚(金條)買來做兒媳婦的。據說她來的時候還沒滿十二歲,婆婆說,翻過年就可圓房。她不知道什么是圓房,可還沒等到那天,她那個癆病秧秧的丈夫就一命嗚呼了,她成了庸城里最年輕的寡媽,兩條烏梢辮子換成了結婚女人才挽的粑粑鬏,小花兒成了花姐兒。

            婆婆說,花兒,我放你一條生路,你從哪來回哪去吧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說,嫁雞隨雞嫁狗隨狗,我跟著娘,哪都不去。

            婆婆說,你可別后悔,趁我現在還沒改主意,你走吧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說,我知道世上沒有后悔藥。

            婆婆說,你既然烏龜吃秤砣鐵了心,那我傳你一樣手藝,日后也好營生度日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嗯道,雙膝咚的跪在婆婆面前:婆婆在上,請受兒媳一拜。說完,花姐兒給婆婆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。

            婆婆花了三年給花姐兒傳授祖上最拿手的油脆絕活。婆婆說,你以后就靠這個在南門口立腳,我給你置一爿店鋪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淚水撲漱,口里喊著婆婆,我給你做油脆去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使盡三年所學,給婆婆做了一個糯米荷葉兒。婆婆嘗了后,坦然道:我可以閉眼了。

            婆婆一走,花姐兒已了無牽掛,便開始在南門口擺攤兒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攤前格外熱鬧,經常有內三圈外三圈的人,有的是等著吃油脆的,有的是來看稀奇的。庸城人私下里傳說,花姐兒為什么不嫁?因為花姐兒的婆婆給她留了一座金山?;ń銉弘m然把自己打扮得有點老相,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細皮嫩肉的花姐兒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婆婆走了三年,一天,南門街油脆攤的羅四娘趁著沒人,走過來小聲說,花姐兒,該找個人家哩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臉一紅,勾著頭說,羅媽,你莫嚼蛆(嚼舌根)?

            羅四娘說,我嚼蛆?我看你是揣著明白裝糊涂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有些生氣:以后可不許胡說。

            羅四娘拉了臉:算我多嘴。說完,假裝打了嘴巴子,急忙回攤上了。

            看著離去的羅四娘,花姐兒有些氣又有些好笑。

            改天,幾個常在庸城吃白食的潑皮來到花姐兒攤前,嘈嘈嚷嚷著要吃花姐兒的豆腐腦兒油脆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說,吃啥,說清楚點。

            一個潑皮嬉皮賴臉地說,花姐兒,我想吃你的糖包餅。說著,撮攏嘴兒,一副要和花姐兒親嘴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說,我這里沒有糖包餅,只有斷腸草,吃不?

            又一個潑皮說,吃,我想吃你的餅包糖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說,我這里沒有餅包糖,只有你娘的奶包兒。

            幾個潑皮越發嘻嘻哈哈嚷著:花姐兒哦,我們就愛吃你的奶包兒。

            花姐兒忍著性子,不知抓了一把什么,在漿面里一滾,立馬丟進油鍋里,油花沸騰,慢慢地開出一鍋潔白的花?;ń銉好偷負破?,放在桌子上的方盤里,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撲鼻而來。

            潑皮們看得眼呆。稍傾,終于明白過來,那是他們將要吃的娘的奶包兒。娘的奶包兒,娘的奶包兒,潑皮們邊歡快地叫著邊大塊朵頤起來。

            潑皮們吃得滿嘴油乎,夜半的時候卻在家里拉起肚子來。



    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    超级乱婬伦寡妇

          <em id="lzpxf"></em>

            <em id="lzpxf"><form id="lzpxf"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dfn id="lzpxf"><menuitem id="lzpxf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nobr id="lzpxf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zpx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lzpxf"><listing id="lzpxf"><meter id="lzpx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